首页
注册 | 登录

美文摘抄200字加题目

美文摘抄200字加题目
2017-10-01 共 4 个回复
最佳回复
一)描写春天
春天的江南是美丽的,风很柔和,空气很清新,太阳很温暖;大田里的麦苗像一片海,星罗棋布的村庄是不沉的舟,纵横交错的弯弯曲曲的河道,河边的柳枝吐了嫩芽,芦苇边钻出来放时透青了;河道里平静的水,从冬天的素净中苏醒过来,被大自然的色彩打扮得青青翠翠.
最先是朝阳的山坡处的雪在融化,慢慢地露出黄黑色的地皮,雪水滋润着泥土,浸湿了去年的草植;被雪盖着过了冬眠的草根苏醒复活过来,渐渐地倔强有力地推去陈旧的草植烂叶,奋力地生长起来.在同时,往年秋天随风摇落下来的草木种子,也被湿土裹住,在草殖着根须,争取它们的生命.
今年的节气自然是晚了一些,蝴蝶们还很弱;蝶儿可是一出世就那么挺拔.好像世界确是甜蜜可喜的.天上只有三四块不大也不笨重的白云,燕儿们给白云上钉小黑了子玩呢.
大自然在春天曾经显得俏丽、欢乐,像一个眺用将来的姑娘;草地变成金色,秋天的花朵露出它们苍白的花瓣,雏菊现在很少用白色的眼睛截破草地,色调转为浓重,阳光已经倾斜,让橙黄色的和倏忽的微光,让长的闪亮的痕迹溜进树林里面,这些痕迹象向你告别的妇人的拖在地上的袍子一样,很快就过去了.
当春间二三月,轻随微微的吹拂着,如毛的细雨无因的由天上洒落着,千条万条的柔柳,齐舒了它们的黄绿的眼,红的白的黄的花,绿的草,绿的树叶,皆如赶赴市集者似的奔聚而来,形成了烂漫无比的春天时,那些小燕子,那么伶俐可爱的小燕子,便也由南方飞来,加人了这个隽妙无比的春景的图画中,为春光平添了许多的生趣.
万里晴空,阳光灿烂.春姑娘晒得都眯缝起眼睛来了.那嫩绿的新叶,那田野的薄雾轻烟,象她的衣衫.随着她春意的步伐,那青青的小草,破土而出,简直要顶着脚站出来啦.
西双版纳的气候四季如春,然而春天仍然是最美好的季节.正是在春天,在傣族的泼水节的前夕,我们来到了被称为西双版纳的一颗“绿宝石”的橄榄坝.当我们从澜沧江的小船踏上这片土地时,立刻觉得好像来到了一个天然的热带大花园.到处是浓荫匝地,繁花似锦.走在村寨之间的小径上,就好像是走在精心修建起来的林荫路一样,只有从浓密的树叶的缝隙里洒下来的太阳的点点金光.
春光在万山环抱里,更是泄露得迟.那里底桃花还是开着;漫游的薄云从这峰飞到那峰,有时稍停一会,为的是挡住太阳,教地面的花草在它底荫下避避光焰的威吓.岩下底荫处和山溪底旁边长满了该藤和其它凤尾草.红、黄、蓝、紫的小草点缀在绿茵上头.
时序如旋轮.秋天过去了.冬天过去了.司春之神于是欣然驾临.蜂蝶成群来翩舞,百鸟结队来唱歌,杂花纷然披陈于树梢上.氯氟的南国,这时已装载不下旺盛的勃发的生机.
这是万木争荣的季节.在遥远的地平线上,威严地站立着的,已不是冷酷的冬.老叶不必寨奉,或者说不必作那悲壮的自我牺牲来保护树木捱过冷酷的冬罢.在这里,就连冬天的阳光也灿烂如碎金,雨水温润而充足,地表下有取之不尽的营养.万木在和风中一样做它们欢乐的梦.
(二)描写夏天
六月十五那天,天热得发了狂.太阳刚一出来,地上也象下了火.一些似云非云,似雾非雾的灰气低低的浮在空中,使人觉得憋气.
这里固然有绝崖、陡壁、喷泉、草地,但更为离奇的却是那波光流思的冰湖.那湖水碧蓝见底,湖面映浮着远山的倒影.在霞光尽染的傍晚,你在湖边草地支起帐篷,升起黄火,看明澈的冰湖里的繁星,和那被黄火染得一片通红的雪山,简直忘掉盛夏的酷暑,如置身神话世界了.
天上白云缓缓地飘着,广阔的大地上三三两两的农民辛勤地劳动着.柔嫩的柳丝低垂在静溢的小河边上.河边的顽童,破坏了小河的安静:“看呀!看呀!泥鳅!这个小蛤模!”叫声笑声飘散在鲜花盛开的早晨,使人不禁深深感到了夏天的欢乐.
(三) 描写秋天
秋雨打着她们的脸.一堆堆深灰色的迷云,低低地压着大地.已经是深秋了,森林里那一望无际的林木都已光秃,老树阴郁地站着,让褐色的苔掩住它身上的皱纹.无情的秋天剥下了它们美丽的衣裳,它们只好枯秃地站在那里.
秋天带着落叶的声音来了,早晨像露珠一样新鲜.天空发出柔和的光辉,澄清又缥缈,使人想听见一阵高飞的云雀的歌唱,正如望着碧海想着见一片白帆.夕阳是时间的翅膀,当它飞遁时有一刹那极其绚烂的展开.于是薄暮.
晚秋底澄清的天,像一望无际的平静的碧海;强烈的白光在空中跳动着,宛如海面泛起的微波;山脚下片片的高粱时时摇曳着丰满的穗头,好似波动着的红水;而衰黄了的叶片却给田野着上了凋敝的颜色.
多明媚的秋天哪,这里,再也不是焦土和灰烬,这是千万座山风都披着红毯的旺盛的国土.那满身嵌着弹皮的红松,仍然活着,傲立在高高的山岩上,山谷中汽笛欢腾,白望在稻田里缓缓飞翔.
当峭厉的西风把天空刷得愈加高远的时候;当陌上呼头的孩子望断了最后一只南飞雁的时候;当辽阔的大野无边的青草被摇曳得株株枯黄的时候—一当在这个时候,便是秋了,便是树木落叶的季节了.
(四) 描写冬天
高阔的天空挂满着星斗,于冷干冷的寒气,冻的星星也直僵着眼.
温暖的阳光在湖面上闪动,山林里最后一批红叶还傲然挺立在枝头,鲜红和碧绿,这并不调和的色调,组成了别具一格的冬景.有时,一阵风吹来,没有了叶子的枝条,发出了一阵沙沙的声音,也会使人产生一种萧索悲凉的感觉.可是你再看看那些枝条,新生的嫩芽早已孕育起来了,这毛茸茸的不起眼的嫩芽,使你立刻又想到未来的春天,想到那生机勃勃繁花似锦的日子.
冬天的田野,显得特别空旷、辽阔.东北风在田野里一无阻挡地呼啸着.村子里的柴草堆被吹得翻飞起来,大树像强打精神一样,竭力站稳身子,让自己的枝条和风吹闹着,摇晃着,可是树枝上的前后几片黄叶被吹落了.这些叶子也象怕冷一样,一片跟着一片向土沟里滚着,向路上的行人脚下滚着.
其它回复
小飞坐在座位上,埋头只顾写呀写呀,笔底下好像有源源不断的泉水涌流出来,用不到一节课的时间,一篇作文竟全写好了。 
晓鸿恰好面对窗户坐着,午后的阳光射到她的圆脸上,使她的两颊更加红润;她拿笔的手托着腮,张大的眼眶里,晶亮的眸子缓慢游动着,丰满的下巴微微上翘——这是每当她想出更巧妙的方法来解决一道数学题时,为数学老师所熟悉、喜爱的神态。
每当我做作业时,笔尖沙沙响,好像小鸟在对我唱歌,又好像在鼓励我:“你要不怕困难,勇攀高峰。”
她站了起来,回答得那么准确,那么自然,那么流畅,似乎早有准备似的。
她抑扬顿挫地朗诵着,声调优美,娓娓动听,举座动容。
他这个调皮鬼,书念得太快了,劈劈啪啪,像是炒花生米一样。
娟娟用普通话朗读课文,声音脆生生,很是好听,连阳光也听得入了迷,偷偷地从窗口钻进了教室,落在她的书上,久久不愿离开。
我贪婪地读着书,如同一只饥饿的小羊闯进芳草嫩绿的草地。
她钻进浩如烟海的书籍里,如鱼儿进入了大海,忘记了时间的流逝。
他勉强打起精神,翻开书,开始就觉得一行行的字在上面活动起来,像要飞;后来觉得只是模模糊糊的一片,像一窝蚂蚁在纸上乱爬。
他又埋头写起作业来,屋里静悄悄的,只听到钢笔在纸上沙沙写字的声音。
同学们坐在教室里,聚精会神地听老师讲课,像几十株花儿在静悄悄地承受着辛勤园丁的浇灌。
琅琅的读书声从各个教室飞出来,像动人的童声大合唱
心泉丁冬 
人人心中都有一汪清泉,洗濯你的灵魂,滋润着你的生命。只是因为日常的琐碎生活的纷杂,才掩蔽了她的环佩妙音,朦胧了她的清碧透明。
夜阑人静,天籁无声。每逢这个时刻,你才能卸下沉重的面具,拆去心园的栅栏,真实地审视自己,在生命的深处,你终于倾听到一丝悠然的脆鸣。这是一首真善美的诗。像甘霖,像春风,柔慢而隽永。
月隐星现,露重风轻。每逢这个时候,你才能正视裸露的良知,走出世俗的樊箱,在灵魂的高处,你终于感念到一波必然的律动。这是一支真善美的歌啊!像皓月,像秋阳,淡泊而宁静。
逆风逆旅的你,每当回望身后的坎坷与泥泞,一道一道,一程又一程,你的心泉便豁然翻涌……终于了悟:生活不相信眼泪,失败也并不意味着扼杀成功!世上没什么永恒的侥幸让你永远的沾沾自喜,世上又有什么永恒的不幸让你永久地痛不欲生?
生命的辉煌,拒绝的不是平凡,而是平庸!所以春风得意时多些缅想,只要别背叛美丽的初衷;窘迫失意时多些憧憬,只要别虚构不醒的苦梦!
用心泉熄灭如火的嫉妒,用心泉冲尽如尘的虚荣,生命才会获得无限的轻松。絮絮低语的心泉明白地告诉你:人心并不是你想像得那样险恶丛生,生活也不像你渲染得那般黯淡沉重!
远离卑劣的倾轧,躲开世俗的纷争,走近丁冬的心泉,倾听心泉丁冬……
重温一抺美丽的心情;抚慰一颗疲惫的心灵;回首一段巷凉的人生。
倾听心泉,让思想走向深刻纯净;倾听心泉,让生命愈加丰盈生动。
康桥的灵性全在一条河上;康河,我敢说是全世界最秀丽的一条水。河的名字是葛 
兰大(Granta),也有叫康河(Kiver Cam)的,许有上下流的区别,我不甚清楚。河
身多的是曲折,上游是有名的拜伦潭——“Byron’s Pool”——当年拜伦常在那里玩
的;有一个老村子叫格兰骞斯德,有一个果子园,你可以躺在累累的桃李树荫下吃茶,
花果会掉入你的茶杯,小雀子会到你桌上来啄食,那真是别有一番天地。这是上游;下
游是从骞斯德顿下去,河面展开,那是春夏间竞舟的场所。上下河分界处有一个坝筑,
水流急得很,在星光下听水声,听近村晚钟声,听河畔倦牛刍草声,是我康桥经验中最
神秘的一种:大自然的优美、宁静,调谐在这星光与波光的默契中不期然的淹入了你的
性灵。
但康河的精华是在它的中权,著名的“Backs”这两岸是几个最蜚声的学院的建筑。
从上面下来是Pembroke,St.Katharine’s,King’s,Clare,Trinity,
St.John’s。
最令人留连的一节是克莱亚与王家学院的毗连处,克莱亚的秀丽紧邻着王家教堂(King’
s Chapel)的宏伟。别的地方尽有更美更庄严的建筑,例如巴黎赛因河的罗浮宫一带,
威尼斯的利阿尔多大桥的两岸,翡冷翠维基乌大桥的周遭;但康桥的“Backs”自有它的
特长,这不容易用一二个状词来概括,它那脱尽尘埃气的一种清澈秀逸的意境可说是超
出了画图而化生了音乐的神味。再没有比这一群建筑更调谐更匀称的了!论画,可比的
许只有柯罗(Corot)的田野;论音乐,可比的许只有肖班①(Chopin)的夜曲。就这,
也不能给你依稀的印象,它给你的美感简直是神灵性的一种。
你站在桥上去看人家撑,那多不费劲,多美!尤其在礼拜天有几个专家的女郎,穿
一身缟素衣服,裙裾在风前悠悠的飘着,戴一顶宽边的薄纱帽,帽影在水草间颤动,你
看她们出桥洞时的恣态,捻起一根竟像没有分量的长竿,只轻轻的,不经心的往波心里
一点,身子微微的一蹲,这船身便波的转出了桥影,翠条鱼似的向前滑了去。她们那敏
捷,那闲暇,那轻盈,真是值得歌咏的。
在初夏阳光渐暖时你去买一支小船,划去桥边荫下躺着念你的书或是做你的梦,槐
花香在水面上飘浮,鱼群的唼喋声在你的耳边挑逗。或是在初秋的黄昏,近着新月的寒
光,望上流僻静处远去。爱热闹的少年们携着他们的女友,在船沿上支着双双的东洋彩
纸灯,带着话匣子,船心里用软垫铺着,也开向无人迹处去享他们的野福——谁不爱听
那水底翻的音乐在静定的河上描写梦意与春光!
住惯城市的人不易知道季候的变迁。看见叶子掉知道是秋,看见叶子绿知道是春;
天冷了装炉子,天热了拆炉子;脱下棉袍,换上夹袍,脱下夹袍,穿上单袍:不过如此
吧了。天上星斗的消息,地下泥土里的消息,空中风吹的消息,都不关我们的事。忙着
哪,这样那样事情多着,谁耐烦管星星的移转,花草的消长,风云的变幻?同时我们抱
怨我们的生活、苦痛、烦闷、拘束、枯燥,谁肯承认做人是快乐?谁不多少间咒诅人生?
但不满意的生活大都是由于自取的。我是一个生命的信仰者,我信生活决不是我们
大多数人仅仅从自身经验推得的那样暗惨。我们的病根是在“忘本”。人是自然的产儿,
就比枝头的花与鸟是自然的产儿;但我们不幸是文明人,入世深似一天,离自然远似一
天。离开了泥土的花草,离开了水的鱼,能快活吗?能生存吗?从大自然,我们取得我
们的生命;从大自然,我们应分取得我们继续的资养。哪一株婆娑的大木没有盘错的根
柢深入在无尽藏的地里?我们是永远不能独立的。有幸福是永远不离母亲抚育的孩子,
有健康是永远接近自然的人们。不必一定与鹿豕游,不必一定回“洞府”去;为医治我
们当前生活的枯窘,只要“不完全遗忘自然”一张轻淡的药方我们的病象就有缓和的希
望。在青草里打几个滚,到海水里洗几次浴,到高处去看几次朝霞与晚照——你肩背上
的负担就会轻松了去的。
这是极肤浅的道理,当然。但我要没有过过康桥的日子,我就不会有这样的自信。
均摘自《我所知道的康桥》


2020 及时作业本 webmaster#jeepfushi.net
10 q. 0.010 s.
湘ICP备19005923号